从文字角度讲不是没有道理

青蒿素就是中药,一是科学的对象是人类生活所涉及的所有事物,二是科学是贯穿整个事物认知的过程,这里面有两个主要含义,而不是以阶段性成果作为标准。 广义的科学,则认为科...


  青蒿素就是中药,一是科学的对象是人类生活所涉及的所有事物,二是科学是贯穿整个事物认知的过程,这里面有两个主要含义,而不是以阶段性成果作为标准。

  广义的科学,则认为科学是一种理论知识体系,是事物运动的客观规律的正确反映,是人类社会实践经验的概括和总结。但这些概括有些复杂和深奥。事实上,科学是一个开放的、发展的复杂系统。科学的核心在于实事求是,因为只有事实才能接近真理,只有追求真理才有创造和创新。随着科学向更高层次的信息科学、生命科学、意识科学和人文科学方向发展,纯自然科学的狭义科学观的局限性就显现出来,广义的科学观更符合科学的发展趋势。因此,在明确中医是否科学以前,我们要重新审视对“科学”本身的理解是否“科学”。当我们对科学的内涵重新定义以后,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医的科学性是毋庸置疑的。

  包括自然界和社会的;那什么是“科学”呢?在世界上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之前,从正确的科学观来说,科学是人类对于客观事物(包括物质世界和人类社会)本质及其发展规律认知的过程。因为青蒿素的治病原理和机制是符合中医思维的。我归纳的科学定义应该是:科学是人类对于客观事物(包括物质世界和人类社会)本质及其发展规律认知的过程。

  中国科学家屠呦呦获得2015年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无疑给中医药界带来极大振奋,她从汉医方剂著作《肘后备急方》中获得科研灵感成功提取中药有效成分青蒿素的案例,再一次有力地证明了中国医药学是人类伟大科学宝库,同时也激发了社会各界对于中医药发展的更广泛思考。中医科学是中医存在的基石与发展的命脉,是中华文化价值观的集中体现,我们必须就“中医药学的科学性”这一核心议题,在更深层次和更广的维度上加以剖析阐述,以理清思路、回归本质。用科学的态度和科学的理论来捍卫中医科学的崇高地位,让中医人自信起来,让中医界振奋起来,也让我们的国人因此骄傲起来。

  从广义的科学视角来看待中医药学,则完全应当得出另外一个结论:中医药学应当说是广义科学的一个精彩范例,代表着现代医学变革的未来趋势、道路与方向。

  对此,我们首先需要清楚地认知所谓“科学”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概念与角色?中医与西医是东西方不同的思维体系下的产物,都是抗击人体疾病的医疗手段,方法不同而已,本不该存在争议。但由于文化、经济的或许还有政治的原因,围绕着中医科学不科学,展开了长达100余年的论争。为此,中医药在它的祖国受到极大的挤压,在西医药的大举进攻下,节节退缩。近年来到了危急的关头,论争的焦点落到了什么是科学这个核心问题上,不同的标准产生不同的结果,要厘清这个问题,必须把科学的概念搞清楚。大家知道,科学的概念不但是从西方舶来,我们认知的不一定准确,而且科学还没有一个公认的定义。人们关于对科学定义的理解和认识,至今依然是莫衷一是,见仁见智。不过,从各种对于“科学”概念的不同表述中,我们还是大体上可以从中找出某些基本的、共同的东西:即“科学”有狭义的科学与广义的科学之分。狭义的科学,指欧洲文艺复兴以来在物理、化学衍生的分支科学,即西方现代科学;其主要特征是:以具体孤立的事物作为研究对象,研究对象有明确的内涵和外延、能分科分类和有层次,研究过程可以用数学加以量化,研究结论是可以证伪与重复验证的。

  反中医人士一般会射出三支箭:中医的基础概念无法确切界定与描述;中草药的有效成分无法量化鉴定;中医药的病理药理机制无法验证等。总之,中医是不科学的。而既然是不科学的,就是无用的,甚至是迷信的了,结果必然是要被取消的了。当然,也会有人提出另一种观点,说科学也不代表着正确,从文字角度讲不是没有道理,但那是在另一个层面或领域探讨的问题,与医学科学无关,但因此说中医是不科学,那就是个伪命题或者是别有用心了。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